加载中...

2023-01-28 18:50:00

一个B站二次元极左是怎么诞生的?
  1. 普通地看动画片和漫画
  2. 为了方便看动画片,开始使用B站
  3. 通过高分推荐,看到那年那兔那些事
  4. 通过相关推荐,关注观察者网和观视频工作室
  5. 看这就是中国,感觉浑身充满了力量
  6. 开始玩福山梗,有种谈笑风生的感觉
  7. 觉得不够过瘾,看眉山论剑,信仰到达顶峰
  8. 现实碰壁,道心崩塌,怀疑人生,取关观察者网和观视频工作室
  9. 迫切寻求解决办法,发现看睡前消息可以缓解焦虑,开始关注马督工账号
  10. 再次充满力量
  11. 由于频繁搜索键政理论,开始能刷到苏共相关视频
  12. 觉得政治理论不足以解释自己所遭受的一切,试图了解哲学理论
  13. 开始看未明子
  14. 试图了解基本的经济学理论,学不会,放弃,加入主义主义
  15. 意识到主义主义并不能帮助自己解决任何问题
  16. 开始接触B站魔改版抽象梗
  17. 现实已成定局,躺平摆烂,和大家一起以鼠鼠自称

—— 形影神

声明:本文为转载,由原作者于2023年1月25日在知乎发表,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

2022-10-21 14:30:00

为什么说中国的小县城没有未来?

如果你是一个在县城长大的人,你就会知道,一个县城的政商界往往就是那么几撮人在玩。2012年后,公务员招聘确实是已经透明公正,但是那些考进县城的外地小伙或本地草根,在本土精英势力把持下的县城政界想有所作为,要付出巨量的努力。自身有人脉或者能力超强者,也会识趣地往地级市或省会城市里走了,因为他们已经看清了,纵使自己再厉害,都融不入这个地方的核心圈子,即使你在表面身份上是融入了,但是其他人心里还是不认可你这个空降过来的人,因为你没有他们的乡音,或者这样说,你家长辈和他们家长辈并不是亲戚或世交。

在这群精英的眼里,这个县城是属于他们这个圈子的,必须由他们来切蛋糕才是合情合理符合大局,每一个体制内的外地人或本地草根都只配等着分蛋糕,要不就是不正常的。不正常的怎么办?你比我级别低我就打压你,你和我同级别我就排挤你,你天降猛人比我们级别都高?那ok,我们也会尊重上级的安排听从你的命令,但是我们也会用各种方法旁敲侧击让你明白,水能载舟亦能覆舟。

除了公务员,其他的体制内单位,譬如国企、事业单位之类,到现在还是大部分县城各种安插职位的重灾区。有些县城里的学校哪怕是再缺人,也会出现二本师范本科干掉985师范大学研究生的奇观,懂的人自然懂。

想做生意的,县城里的建材批发、土石方、KTV、酒吧等低门槛高利润行业已经都有人在做了,你想做的话,当然也没人会威胁你退出,毕竟现在人人都讲文明了。但是你会在很多地方遇到很多莫名其妙的障碍和阻力,具体情况不表,懂得自然懂。哪怕你真的搞起来了,开张大吉放鞭炮了,本地人也不会去捧你的场,因为人家不想得罪人,人家也不认可你。至于搞IT,搞高科技,那倒是没人会阻止你,当地政府甚至还想颁个奖状给你,感谢你丰富了县城的产业结构,但是技术密集型的东西,能在小县城活下去吗?

随着近几年基建的发展,很多县城陆陆续续都通了高铁,让很多草根年轻人选择在一二线城市租房打工,开启了工作日打工人,节假日县城人的高铁往返模式,离大城市近一点的甚至可以开启每日高铁往返模式。但是这样的现象的后果是,县城里有活力有激情的年轻生产力都被大城市顺着高铁线掠走了,然后他们的财富都流向了城市里的包租公和县城的房地产开发商。城市里的包租公,他们是bug,与本次话题不相关,就不讨论了。至于县城的房地产开发商,又有哪个能和那几撮人脱的了干系的呢?

—— 风油精

声明:本文为转载,由原作者于2021年6月22日在知乎发表,原话题已被知乎关闭,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

2022-10-20 10:40:00

为什么现在那么多小孩得抑郁?

精神病院见的最多的就是王八操的种花家长,夫妻俩都是低学历臭狗,只能从事低端工作,两人从生下来就没有过一点过人之处,上学狗鸡巴不是,工作一塌糊涂,结果生了孩子突然莫名自信觉得自己孩子是天之骄子,虽然孩子喝不上进口奶粉,穿不上耐克阿迪,住不上花园洋房,坐不上奔驰宝马,上不起重点学校,请不起清北家教,但孩子必须考试成绩名列前茅。天天给十岁发育不全的孩子洗脑,什么“全家的希望在你身上”、“你必须挣大钱孝敬父母”、“你只要敢退步就揍死你”。终于孩子渐渐懂事,看到同学不经意间漏出的名牌服装手表,看到他们父母用豪车接他们放学,把孩子当宝贝宠,穷人的孩子终于绷不住了,于是他们厌学了。一看到课本就头痛,一上学就大哭。

种花家长急了,你个byd小孩不出人头地我们怎么享福?先是道德批判,你个兔崽子,我们省吃俭用送你上学你竟然不好好学,殊不知孩子天天碳水大餐一点蛋白质没有,还经常用抖音朋友圈看的养生中医摧残孩子的肝肾,发现不管用(废话,精神病还能被你骂好了?)后马上开打,种花家非物质文化遗产——棍棒教育,还是不管用又开始底层经典的烧香拜佛——孩子不学习,是不是中邪了啊?赶紧找个不知道哪个村里的大仙给二百块钱给孩子求求神仙,大仙拿过钱来还得羞辱羞辱孩子,家长马上迎合着说对对对这孩子就是不学。这时候龙鸣亲戚又要介绍偏方了,中医草药符咒泡蛇酒全安排上,孩子的肝肾苦不堪言。

医生说了,要带孩子多运动,多出去玩,别给太大压力,这时候孩子基本已经休学了。因为完全不具备学习能力了。种花家长一开始还会装模作样的好像自己知道错了,带孩子去这个集市那个庙会逛逛,买点垃圾食品过期零食就觉得自己对孩子好了,要是这孩子还不好,马上就撕破伪装痛骂孩子:他妈的兔崽子想造反是吧?带你医院也去了玩也玩了还不知足是吧?懂事的孩子已经学会欺骗父母,假装自己好转了,以换取家庭片刻的温馨。

对于经济不好的种花家长,看几个月就会觉得拿药太贵了(精神类药物不便宜),然后觉得自己已经努力了,对得起孩子了,以各种理由停药,完全不顾医生的告诫(医生一定会告诉家长,精神类药物不得私自停药,会有副作用),孩子运气好没有副作用,那就继续好死不如赖活着,强行塞到学校混,完全不管休学后的孩子能不能融入集体,有没有朋友陪她玩,自己则继续投入到低端工作中,投入到自我感动的现实里。

而孩子经过这么一番折腾,已经看透了人间冷暖,如果她侥幸通过自己的努力做到了和抑郁症共生,没有精神分裂或重开,那么长大后的孩子不会有任何感情,她敏感、多疑、自卑、自私,不会相信任何人,不对任何人抱有期望,别人的话永远破不了她的防,她成为了利己主义者,变得冷血,变得无情。

但每次下班经过幼儿园,看到放学的孩子冲进父母的怀抱,被父母举过头顶亲吻时,她总会别过头去,闭上眼睛,不让眼泪滑落。她无数次幻想自己是那个孩子,无数次希望自己从未出生,在无数个难眠的夜,她都躺在出租屋的床上,看着漆黑的天花板,让眼泪充满眼眶,滑落脸庞,她终于哭出声来,哭得撕心裂肺,几欲断肠,哭到喘不上气,哭到喑哑无言。

—— 壱百満天原单推人

声明:本文为转载,由原作者于2022年10月19日在知乎发表,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

2022-07-06 16:00:00

  1. 我们实行的是社会主义的分配制度,我们的人均四千美元不同于资本主义国家的人均四千美元,特别是中国人口多,如果那时十五亿人口,人均四千美元,年国民生产总值达到六万亿美元……就表明社会主义优于资本主义。

    ——《社会主义必须摆脱贫穷》《邓小平文选》第三卷 第225页

  2. 如果走资本主义道路,可以使中国百分之几的人富裕起来,但是绝对解决不了百分之九十的人生活富裕问题。

    ——《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邓小平文选》第三卷 第64页

  3. 如果走资本主义道路,可能在某些局部地区少数人更快地富起来,形成一个新的资产阶级,产生一批百万富翁,但顶多也不会达到人口的百分之一,而大量的人仍然摆脱不了贫穷,甚至连温饱问题都不可能解决。只有社会主义才能从根本上解决摆脱贫穷的问题。

    ——《中国只能走社会主义道路》《邓小平文选》第三卷 第208页

  4. 如果富的愈来愈富,穷的愈来愈穷,两极分化就会产生,而社会主义制度就应该而且能够避免两极分化。解决的办法之一,就是使富起来的地区多交点利税,支持贫困地区发展。

    ——《在武昌、深圳、珠海、上海等地的谈话》《邓小平文选》第三卷 第374页

  5. 按照现在开放的办法,到国民生产总值人均几千美元的时候,我们也不会产生新资产阶级。基本的生产资料归国家所有,归集体所有,就是说归公有。国家富强了,人民的物质、文化水平提高了,而且不断提高,这有什么坏处!

    ——《在中顾委三次会议上的讲话》《邓小平文选》第三卷 第91页

  6. 社会主义最大的优越性就是共同富裕,这是体现社会主义本质的一个东西。如果搞两极分化,情况就不同了,民族矛盾、区域间矛盾、阶级矛盾都会发展,相应地中央和地方的矛盾也会发展,就可能出乱子。

    ——《善于利用时机解决发展问题》《邓小平文选》第三卷 第364页

  7. 如果搞资本主义,可能有少数人富裕起来,但大量的人会长期处于贫困状态,中国就会发生闹革命的问题。

    ——《吸取历史经验防止错误倾向》《邓小平文选》第三卷 第229页

  8. 但风气如果坏下去,经济搞成功又有什么意义?会在另一方面变质,反过来影响整个经济变质,发展下去会形成贪污、盗窃、贿赂横行的世界。

    ——《在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上的讲话》《邓小平文选》第三卷 第154页

  9. 如果我们的政策导致两极分化,我们就失败了……

    ——《一靠理想二靠纪律才能团结起来》《邓小平文选》第三卷 第111页

  10. 如果产生了什么新的资产阶级,那我们就真是走了邪路了。

    ——《一靠理想二靠纪律才能团结起来》《邓小平文选》第三卷 第111卷

声明:本人刻意搜索相关内容,主动点击认真浏览,理解其含义,知晓其主旨,明了其思想,领会其隐喻,支持其观点,对其立场表示坚定支持,特此声明。

2022-06-28 23:00:00

如何反驳“如果你觉得国家不好那就去建设它,而不是当键盘侠”一类的话?
  • 如果你觉得中华民国不好,你就去建设它

    如果你觉得党国不好,你就去南京做官

    如果你觉得战事不顺,你可以去选择炸掉花园口挡住日军,或者去南京投奔汪委员长,而不是整天叫嚣着什么“要争取国的自由,先争取你的自由”这种反革命口号

    而如果你觉得百姓愚昧,就该倡导读经,宣扬国粹

    你所站立的地方,便是你的民国

    你怎么样,民国就怎么样

    你若光明,民国便不黑暗

  • 如果你觉得中华帝国不好,你就去建设它

    如果你觉得洪宪皇帝不好,你就去参选国民代表

    如果你哀叹民彝併丧,你可以去复兴圣贤之学,用礼教启迪苍生,而不是整天叫嚣什么“讨袁护国”“再造共和”“二次革命”这种大逆不道的口号。

    你所站立的地方,便是雄立宇宙间的中华

    你怎么样,中华便怎么样

    你若光明,中华帝国便不黑暗

  • 如果你觉得大清不好,你就去建设它

    如果你觉得朝廷不好,你就去考科举做官

    如果你觉得人民没素质,你可以像义和拳一样扶清灭洋,而不是一味地想着什么反清复明啊、立宪啊、共和啊这种大逆不道的东西。

    你所站立的地方,便是你的大清

    你怎么样,大清便怎么样

    你若光明,大清便不黑暗

  • 如果你觉得我大太平天国不好,你就去建设它

    如果你觉得朝廷不好,你就应该早年跟着天王一起传教

    如果你觉得人民没素质,你可以多读中西经典,尤其是多读几遍新旧约,写出更好的圣书来教化人民,而不是当一个南方藏书家,连那点破书都不舍得给天王烧着玩

    你所站立的地方,便是你的大太平天国

    你怎么样,大太平天国便怎么样

    你若光明,大太平天国便不黑暗

  • 如果你觉得大明不好,你就去建设它

    如果你觉得朝廷不好,你就去考科举做官

    如果你觉得人民没素质,你可以去选择当一个锦衣卫缇骑,而不是一味地想着什么“君者天下之大害也”还有“是非决于学校”这种大逆不道的东西

    你所站立的地方,便是你的大明

    你怎么样,大明便怎么样

    你若光明,大明便不黑暗

  • 如果你觉得大元不好,你就去建设它

    如果你觉得朝廷不好,你就趁有科举的时候赶紧做官

    如果你觉得人民没素质,你可以投胎成蒙古人当御史台长官,而不是当一个汉人文人写点《窦娥冤》、《梧桐雨》这种流俗不堪的作品讽刺大元——或者闹出“莫道石人一只眼,挑动黄河天下反”之类的大新闻

    你所站立的地方,便是你的大元

    你怎么样,大元便怎么样

    你若光明,大元便不黑暗

  • 如果你觉得大宋不好,你就去建设它

    如果你觉得朝廷不好,你就去考科举做官

    如果你觉得战事不顺,你可以去选择当秦相公议和,而不是像某些乱臣贼子那样,整天叫嚣什么“直捣黄龙,迎回二圣”这种大逆不道的口号

    你所站立的地方,便是你的大宋

    你怎么样,大宋便怎么样

    你若光明,大宋便不黑暗

  • 如果你觉得大唐不好,你就去建设它

    如果你觉得大唐官场黑暗,你就科举入仕改变它

    如果你觉得大唐人民愚顽不化,你就该像李林甫相公那样为君排忧解难,而不是像穷酸恨国公知杜子美那样整天就知道传播些三吏三别的负能量,做安得广厦千万间的无能呐喊

    你所站立的地方,便是你的大唐

    你怎么样,大唐便怎么样

    你若光明,大唐便不黑暗

  • 如果你觉得大隋不好,你就去建设它

    如果你觉得朝廷不好,你就想办法当上三师三少三公

    如果你觉得人民没素质,你可以离开他们,参军去前线讨伐高句丽,为大隋平定边陲,而不是在背后议论急于修建大运河和远征是否会带来内部混乱

    你所站立的地方,便是你的大隋

    你怎么样,大隋便怎么样

    你若光明,大隋便不黑暗

  • 如果你觉得大晋不好,你就去建设它

    如果你觉得朝廷腐败奢侈,你就去参加北府兵出人头地

    如果你觉得人民愚昧麻木,你可以去学陶潜归隐山林,而不是一味地想着像桓温一样谋权篡位,或者为了下辈子投胎到陈郡谢氏或者琅琊王氏这种春秋大梦而吃斋念佛

    你所站立的地方,便是你的大晋

    你怎么样,大晋便怎么样

    你若光明,大晋便不黑暗

  • 如果你觉得大汉不好,你就去建设它

    如果你觉得朝廷不好,你就去争取被举孝廉做官

    如果你觉得人民没素质,你可以去选择去边疆抵御羌人进犯,而不是一味地想着什么“清议”“行西王母筹”“苍天已死黄天当立”这种大逆不道的东西

    你所站立的地方,便是你的大汉

    你怎么样,大汉便怎么样

    你若光明,大汉便不黑暗

  • 如果你觉得大秦不好,你就去建设它

    如果你觉得朝廷不好,你就努力镇压反贼去拿军功爵

    如果你觉得人民没素质没文化,你可以像赵高一样写爰历篇,而不是一味地想着什么“明年祖龙死”、去博浪沙带锥子度假、去大泽乡砍竹竿

    你所站立的地方,便是你的大秦

    你怎么样,大秦便怎么样

    你若光明,大秦便不黑暗

  • 如果你觉得美利坚合众国不好,你就去建设它

    如果你觉得川普政府不好,你就去支持伊万卡

    如果你觉得白左没卵子,你可以当优秀鸿博,去请黑人兄弟到你家棉花农场吃炸鸡,而不是像杜莉萨这种废柴一样到处演讲

    你所站立的地方,便是你的美利坚合众国

    你怎么样,美利坚合众国便怎么样

    你若肤白,美利坚合众国便不黑暗

  • 如果你觉得俄罗斯帝国不好,你就去建设它

    如果你觉得沙皇小父亲不好,你就去当拉斯普京

    如果你觉得人民没素质,你可以去选择当一个奥克瑞纳,而不是一味地鼓吹什么立宪啊社会民主啊这种大逆不道的东西

    你所站立的地方,便是你的露西亚

    你怎么样,露西亚便怎么样

    你若光明,露西亚便不黑暗

  • 如果你觉得联合王国不好,你就去建设它

    如果你觉得伦敦政府不好,你就去支持撒切尔

    如果你觉得人民没素质,你可以当优秀工人,去听从私有化安排,而不是像亚瑟这种废青一样组织煤矿工人罢工

    你所站立的地方,便是你的联合王国

    你怎么样,联合王国便怎么样

    你若光明,联合王国便不黑暗

  • 如果你觉得德意志帝国不好,你就去建设它

    如果你觉得政府不好,你就去刺杀希特勒,自己去柏林当元首

    如果你觉得议会不够正确,你可以去国会纵火

    如果你觉得同胞愚昧不爱国,就去柏林烧掉反国家的书。同胞不爱国,那是杂书错,烧掉杂书,我们一起修正

    你所站立的地方,便是你的德意志

    你怎么样,德意志就怎么样

    你若光明,德意志就不黑暗

  • 如果你觉得苏联不好,你就去建设它

    如果你觉得布尔什维克不好,你就该偷走那把冰镐去找斯大林

    如果你觉得人民没素质,你可以去古拉格或者西伯利亚修身养性,而不是如同那帮孬种哲学家一般批评苏联,最后上船抛弃祖国

    你所站立的地方,便是你的苏联

    你怎么样,苏联便怎么样

    你若光明,苏联便不黑暗

  • 如果你觉得法兰西第五共和国不好,你就去建设它

    如果你觉得政府不好,你就去加入民主共和国联盟

    如果你觉得国民议会选举有问题,你就去拥护戴高乐,而不是和一群废青学生在街上壁垒,高喊什么“3M”“禁止禁止”和“这和我们所有人相关”

    你所站立的地方,便是你的法兰西

    你怎么样,法兰西便怎么样

    你若光明,法兰西便不黑暗

  • 如果你觉得法兰西第三共和国不好,你就去建设它

    如果你觉得政府不好,你就努力考上高师当公务员,虽然你家付不起学费

    如果你觉得德国人推进的太快,你就在德国人打进巴黎之前投降,而不是当赤色分子发动民众全民抗战

    你所站立的地方,便是你的法兰西

    你怎么样,法兰西便怎么样

    你若光明,法兰西便不黑暗

  • 如果你觉得法兰西第二帝国不好,你就去建设它

    如果你觉得皇帝不好,你就去做政府官员

    如果你觉得普鲁士人太强了打不过,你可以选择色当投降或者凡尔赛议和,而不是和一群废青、工贼和煽动分子一起在巴黎搞什么公社

    你所站立的地方,便是你的法兰西

    你怎么样,法兰西便怎么样

    你若光明,法兰西便不黑暗

  • 如果你觉得法兰西王国不好,你就去建设它

    如果你觉得国王陛下不好,你就去参加三级会议

    如果你觉得自己没面包吃要饿死了,那你就去吃蛋糕,而不是去和一群无套裤汉到巴士底狱搞一个大新闻

    你所站立的地方,便是你的法兰西

    你怎么样,法兰西便怎么样

    你若光明,法兰西便不黑暗

  • 如果你觉得罗马尼亚不好你就去建设它

    如果你觉得罗马尼亚社会主义共和国不好,你就去加入工人党

    如果你觉得个人崇拜和家族统治不好你就去自杀,而不是推翻齐奥塞斯库搞什么独立自主,加入北约

    你所站立的地方,便是你的罗马尼亚

    你怎么样,罗马尼亚便怎么样

    你若光明,罗马尼亚便不黑暗

—— 勃勃今天吃什么

声明:本文为转载,由原作者于2022年6月28日在知乎发表,并于2022年6月30日被知乎删除,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